您的位置:首页>泸沽湖旅游>游途记事>漫游泸沽湖
 

漫游泸沽湖

[漫游泸沽湖介绍]
幸福猪的蹄印  漫游泸沽湖
还没有去过,就已经被种种具体的议论和抽象的猜测包围住。
带着无限的遐想,我来了,泸沽湖......
一大早,吃过早点,就和三个同伴上路了。来到丽江,我时常被路上的风景所折服。不过从丽江泸沽湖的路上除了让人感觉到山路的险要,并没有太多的风景。所以,这是需要耐心的一天,是坐车的耐心,一共七个半小时。
不得不感叹云南的崇山峻岭,我们乘坐的汽车开了个把小时,却仍然还是沿着盘山公路在一座座大山里绕上绕下,绕进绕出。山脚下是阳光明媚,山顶上则渐渐起了大雾,汽车穿行其中,好像是在仙境一般。浓雾像棉团似的从天边滚滚而来,爬上山峰,越上树梢,向山谷泛滥开去。四处迷迷茫茫,村庄和大山都不见了,面前只有看不透的乳白色的混沌。浓雾淹没了山野、河川和道路。迷雾开豁的地方,又隐隐露出远山和树木部分的轮廓,随着迷雾的浓淡,变幻多姿,仿佛是海市蜃楼。我们的司机时常回头与后面座位上的乘客聊天。我的老天,这些山路又湿又滑雾又大而且连一根护栏都没有,路边就是近千米深的山谷。进入彝族地区,路上时不时地走着一群群的小猪,小羊什么的。再按喇叭也没用,它们仍旧晃着小胳膊小腿悠闲地散步,只好减速慢行。中午十二点半到达宁蒗。换了一辆小面包车继续前进。只是转车中间的休息时间太短,我的肠胃开始唱空城计了。一辆小面包车塞了九个人和四个大包,总之是没法吃东西了,只好聊天分散一下注意力。:-(
一、观景台
经过近七个小时的颠簸,我们到了泸沽湖的观景台。还没有看到传说中的泸沽湖,立刻就被一群手提苹果的摩梭小孩包围了。我并不喜欢这种方式,尽管孩子们一脸稚气,显得很可爱的样子,一块钱一袋的苹果,我还是没有买。几分钟后,穿过树林,我们到了观景台。这里的视野很开阔,在开阔的正中央铺展开一汪蓝色的湖水,这就是泸沽湖。真美,那么广大的碧蓝色的水面。已经很多久不见这样的水了。灰白色的天空是一道悄无声息的背景。天空下静静的躺着一汪湖水,剔除了一切形式的包装,却有直抵人心的力量。好像一幅不加任何修饰的素描,清晰而静谧,又像是熟睡的婴儿,安静得让人不愿打扰。远处,湖水变成了白色的一片,和云雾笼罩下的远山相连。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,静的没有一点杂音。原来安静是可以这样强烈地感染着我,让我的心,我的思绪在看到她的那一瞬停顿。她像是在凝视着我,像是要看透我的内心,抚慰我的心灵,让我浮躁的漂浮在半空中的心得以脚踏实地。我站在这里,尽情的享受这份宁静,双脚像钉住了似的不想移动半步,直到伙伴们招呼我上车。
二、落水村
四十分钟后,我们到了落水村,找到了朋友介绍的客栈“摩梭高山青”。这儿的老板是个台湾人,三十一,姓陈。我叫他陈哥。陈哥是个十分开朗的人,不过他见我第一面时一口咬定我只有十八岁,一下子把我变小了六岁,简直笑翻我。大概是从丽江出发的前夜,我专门剪了一个小平头,露出宽大饱满的前额,又把胡须刮了个干净的缘故吧。这家客栈楼下是一间小酒吧,楼上是供游客住宿的房间,很干净也很舒适。酒吧五米外就是泸沽湖,岸边有一排树。陈哥告诉我他一年前来这里旅游,然后喜欢上了这里,于是就在这里和当地人合开了这家客栈,并取了一个带台湾风味的名字“摩梭高山青”。他告诉我他第一次去摔跤场玩,遇上一个摩梭猛女名叫“差错”,把他摔得惨兮兮的,连迷彩裤都摔破了,好狼狈。安顿下来之后,我们到陈哥的合伙人家里作客,品尝苏哩玛酒。
整个落水村并不大,给我的感觉这里更像一个开发的不错的旅游度假村。假如时间停留在每天早晨八点半之前,这里真是个不错的地方,安静,闲适。八点半之后,各种车辆来来往往,略显喧闹,与安静的湖水十分不相称。不过每天早晨,我还是很喜欢在湖边安安静静地站一伙,看着眼前的山和水,什么也不想。
三、篝火晚会
当晚,我的三个伙伴都换了摩梭人的民族服装,准备参加落水村的篝火晚会。我没有换衣服,所以我负责照相。当我们进入会场时,晚会已经开始。三个伙伴欢快地加入了舞蹈者的行列。
整个舞蹈跳得很有节奏感,混合着摩梭小伙子和姑娘们的歌声,气氛很好。尤其是小伙子们的舞姿,透着一股粗犷美,很有力度。虽然在许多人眼里摩梭晚会有点假,商业气氛太浓,但我还是很喜欢。其实在我看来,晚会的形式和组织确实电视舞台的痕迹很重,太商业。但是他们在整个舞蹈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豪放、率直和粗犷仍然是摩梭人特有的那种。他们的欢笑还不是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的那种职业微笑,虽然他们对城市的商业化进行了从形式到内容的复制与模仿。不言而喻,任何一个群体,当他们感受了这个时代的信息,都将不可避免地作出自己的表达,他们一样有选择的权利。其实只要在模仿与学习的同时,能够坚持“自我”,坚实地踏住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,便不会在“商业化”和“现代化”中迷失自己。就如同我们生活在城市一般,同样需要坚持“自己”,同样需要坚实地踏住自己脚下的土地。因为一不小心,脚下的土地就有被抽走的危险。当我们脚下属于自己的土地被“商业化”、“现代化”或者被别人抽走的时候,便是我们迷失“自我”的开始。
两个小时下来,我和我的同伴们玩得很尽兴,美中不足的是对歌结束得太仓促,草草收场。不过在对歌开始前的休息时间里,在我的同伴——琦姐(她大我整整十岁)身上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。那是游客与摩梭人合影的时候。
“您好,合张影好吗?” 一女孩拉着琦姐不肯放手。
“我不是摩梭人!”
“假的?”
“假的!”
“那不照了。”女孩失望的拿着相机走开了。
“合张影好吗?”另一位女孩又拉住琦姐问道。
“我是假的!”琦姐急忙辩解。
“什么?假的?”
“是啊,假的!”
女孩一愣,“假的?假的就假的!照一张吧。”于是相机按下了快门,记录下了那一刻的欢笑。:-)
四、环湖散步
这是我们开始环湖散步的第一天。虽然天气不好,好像还要下雨似的,但我们还是出发了。
关于旅伴,我想说的是有一个好的旅伴比去什么地方看什么样的风景更为重要,或者有一个配合默契的同伴也是很幸福的。记的我第一次出门旅游时,有好几个同伴。每个人都要不断地调整自己的计划,做出一点让步,一点牺牲才能求得整体的一致性。但是旅游这样私人的、个性化的事情,我不想因为同伴的异议而放弃太多的原本自己很希望得到的东西。为了不使自己的计划落空,我只愿意作微调。有了那一次不算太成功的经历后,无论是在野外行走还是城市旅游,我总是选择一个人独旅,虽然有些孤独,但至少能保证自己。最初在丽江结识我的三位同伴——琦姐、睿姐和东时,我并没有想过要和她们同行。即使最后决定同行,也是基于我与她们的计划并不完全相同,至少不会影响我的环湖“散步”。四个人当中我的年龄最小,工作时间也最短,只有十四个月。在她们眼里,我是小弟弟。琦姐和东还计划徒步虎跳峡,还是从桥头上山挑战二十八道拐的那种,希望我加入她们,并声明会在路上照顾我这个小弟弟的。要知道,那将是她们第一次徒步驴行哦(我觉得是徒步自虐)。有点晕~*!@*?......我佩服她们的勇气,但我怀疑她们的实力,准确地说我是不相信。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,我的判断错了,她们有超乎我想象的毅力、耐力和勇气。所以,我是幸福的,我有三个默契的同伴。
从落水村出发,来到里格岛。由于湖水上涨,把上岛的路淹了,所以改乘猪槽船上岛。里格岛很美,尤其是岛边的那棵树。一片绿色中之由它是金黄色的,亭亭玉立。我的摄影水平属于第三世界国家的,我的相机也是非常业余非常傻的那种傻瓜机,但还是忍不住频频按下快门。站在岛上,视野更开阔,也更加宁静。
从岛上下来,我们分成两路。琦姐和睿姐骑马,东和我步行。东的年龄和我相差不大,是个善良、热心值得信赖的伙伴。我们的同盟基于我们对老天的共识:天气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。从里格岛出发沿湖边小路前进,走到环湖的公路上。满路都是烂泥,路面变成赭红色的。到处都是马蹄印和车辙,里面积满了水,倒映出遍布山坡的绿树。虽然已经接近十月天了,但放眼望去,满眼绿色的山和碧蓝色的湖,看不到秋天的金黄。沿着公路来到尼塞村。东提议到村民家做一次家访,于是我们选择了一位看上去很热情的村民,跟着他进了他家。主人简单介绍了一下他的家,给我们倒了两杯水,让我们坐在了火塘边。正当我们准备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糖果敬火塘时。男主人指着火塘说道:“这就是我们摩梭人的火塘。你们要是没有准备东西敬火塘的话,一个人放十元钱就可以了。”我和东同时一愣,乖乖不得了,开口就是二十大元?!晕倒。赶紧拿出糖果放在火塘的锅庄石上说:“我们有礼物。”乘着主人离开的一伙,我和东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了句:“真黑!”。连火塘都开发出来赚钱!几乎所有的攻略都说过敬火塘是不能用钱的!极度反感这种投机方式。直到我们从落水村出发时,还有人提醒我们家访要记得准备礼物,但绝不能直接拿钱。于是继续聊下去的兴趣也随之烟消云散,拍了两张照片就继续上路了。前往小落水的途中,遇到一位七十三岁的十分慈祥的老妈妈。她很热情地招呼我们到她家的果园里摘苹果和梨吃。她头发花白,背脊佝偻,摩挲着老眼,慈爱地看着我们。看她站在那里,身体显得很单薄,脸上堆满了皱纹,露出高高的颧骨。她穿着一件补丁很多的已经褪成灰色的民族服装,从袖筒里伸出来的那双手,颜色清灰,骨头和血管都露在外面。她帮我们摘苹果(当然我们是自己动手),然后又很热慈祥地看着我们离开。她的眼神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,心里暖烘烘的。看来“商业化”对老年人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。
到达小落水已是中午时分,于是决定到村民家解决午饭。招待我们的是两个不满十四岁的小女孩。大人不在家,就由她们俩做饭。这时我们才知道她们俩是第一次做饭!哈哈,两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招待我们吃了一顿摩梭人的家常便饭,真是有点不好意思。不过饭菜端上桌时,感觉还不错,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。一盘炒土豆丝,一盘油炸小银鱼,一盘炒生菜,还有一盘就是大名鼎鼎的猪膘肉。总的来说,饭菜还是可以接受的,当然效果最好,因为肚子填饱了。只是土豆丝好像没放盐,小银鱼有点炸过头了,有糊味。至于猪膘肉嘛,我吃了好像是八块才发现那是没有一点瘦肉的,就像是在吃猪油。:-)也许是菜里油水少了或者我太饿了吧。两个小女孩从开始做饭到我们用餐完毕一共用去一个半小时,真是难为她们了。
在小落水,我们看到了村里的小学校舍。很矮很破的几间房子,学生们没有上课,学校里空无一人。贫穷的印记深深地烙在了这里。虽然只是匆匆路过,但是只要看上一眼,就再也不会忘记。在此之前,我只在意景区内的风景,却从没关注过这些山水背后的东西。这里,不仅是一片美丽和神奇的土地,也是一块贫穷的土地。呼吁所有的游客,当我们在尽情享受这湖光山色的时候,当我们在讨论民风淳朴与商业化的时候,是不是也可以讨论一下该如何支持这里的教育事业,关注一下青山绿水背后那些贫穷、无助的失学儿童,哪怕只是买一袋学生们买的苹果。
到了邻近左所的地方,沿湖而行的路被湖水淹掉了。这一路走下来,我们遇到的摩梭人都热情的向我们打招呼,解答我们的疑问,连六岁的小女孩也不例外。我们站在湖边望着被淹掉的路正想办法的时候,一个很稚气的童声在耳边响起:
“过不去了,涨水把路淹掉了。”
“没别的路吗?”
“没有了。坐我家的船吧,五元钱一个人,十分钟就划过去了。可以送你们到那边的村子。”
“你多大了?”东问。
“六岁了。”
“你家大人在吗?”
“不在。你们先坐,喝杯水。我去叫他们。”
“转转再说吧。”我坚持找路。
“我们摩梭小孩都不说谎的。”呵,我乐了,小姑娘也挺乖巧的。
看着东很善良的眼光,我不再坚持,随她们一起进了屋子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不太愿意相信这个小丫头,总有一种上当的感觉,  也许是觉得她太乖巧了吧。趁着她俩聊天的时候,我独自到屋子外面转了转。绕到小姑娘的邻居家那里,正好有一个村民在门外站着。
“你好,从这里能步行到左所吗?”
“可以。”
有戏!“这里的路不是被涨水淹掉了吗?”
“从村子后边绕过去有路。”
“好走吗?”
“好走。我带你去。”
险些上了小女孩的恶当!我立刻回到屋子里叫上东,跟着村民一路绕行上了村子后面的大路。
“你知道刚才我们出来的时候,小女孩对我说什么了吗?”
“不知道,说来听听。”
“她跟我要五块钱,说我坐了她家的船!”
“是啊,不过水是倒了两杯。原来六岁的小孩也会骗人,太过分了。我还以为她很诚实呢!”东愤愤不平,看上去好像很失望的样子。
不过为我们带路的村民和小女孩说话时的语气比较凶,也许是在训斥她怎么能骗人吧。只是他们说的是摩梭语,我们听不懂。这是路上的一段小插曲。
之后再往左所,多舍村和草海。进入四川境内,感觉这里的房屋和云南那边的屋子相比有了些许变化,村子里也能看到一些两层的小楼房。途中路过杨二车娜姆家,杨二车妈妈见我们去家访,刚见面就问买不买她女儿的书,问得我直想笑,好像是终于找到了两个可以买书的顾客似的。除此之外便无话说,多少有些扫兴。草海也许是去的季节不对,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美,还有一些白色的垃圾漂在水面上,没留下太深的印象,拍张照片,走人。回到大落水已经是晚上八点之后了。
五、去里格的路上
这是我们来到泸沽湖的第三天。也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,右膝旧伤复发,又痛又肿。痛的我只能走上坡路和平路,不能走下坡路。昨晚先被睿姐一顿猛批,然后被责令用炭火烤了整整一个钟头,直到皮肤烤的通红,烤得发痛。不过效果挺好,我从此可以走下坡路了,膝盖里面暖烘烘的,一点也不觉的痛。不过考虑到后天要走虎跳峡,还是把爬山的计划改成到里格的扎西家作家访。
昨天累了一天,三个伙伴还沉浸在梦乡中。几年来的生活习惯使我刚睡到七点钟就自然醒了。路上没有什么行人,很静。落水村的清晨,像泸沽湖一样明朗,新鲜。我来到湖边,站在树下,独自享受着落水村难得的宁静。极目远眺,连绵起伏的白云遮住了天空,看不见一丝的阳光。远处的山峰没在了云端里。碧蓝色的湖水还在沉睡着,安静的我能听见它的呼吸。一只渔船悠闲地划入我的视野,渔人的动作是那么轻,就连划桨都十分的轻柔,似乎和我一样,不愿打扰沉睡中的湖水。不远处的水面上星星点点地飘散着一朵朵白色的小花,随着水波轻舞着,样子十分惬意。微风徐徐地把这清静吹进我的心里。我闭上眼睛,敞开胸怀,想要把这宁静全都装进心里,再听不见一点杂音......
独享了这许久的宁静之后,和同伴们用过早餐,准备出发。依旧是东与我同行。两位大姐也许是昨天起马累了,决定哪也不去,就在酒吧里看书,周华山先生的《无父无夫的国度》。
我和东并肩走在湖边的路上,一群手提苹果的孩子们紧跟着我们。
“买一袋苹果吧,阿姨。”
“我们买过了。”
“阿姨,买一袋吧,我们走了十几里山路过来的!”
就这样边走边说,快到村头了。
“他们怎么不问你买不买而只问我买不买?”
“大概他们觉得你就像个卖苹果的人吧。所以只说‘阿姨,买一袋吧!’而不说‘叔叔,买一袋吧’。”
“那我买一袋。”
“十几个孩子,你买谁的呢?”
“就买一袋送给陈哥做苹果咖喱吧。”
刚离开这群孩子,迎面走来一位大婶。“小姐,买一袋我采的高山雪茶吧。”对落水村里的这种事早有所闻,真假难辨,还是走为上计。正要拉着东离开,却不料大婶走近一步,说:“买一袋吧,很便宜的,我家还有三个孩子要上学啊。”天啊,又来了。“她说她有三个孩子要上学!”东恳切的看着我。我无可奈何地笑了,我知道,那颗善良的心抵挡不住这样的恳求。“好吧,那就买吧。”“谢谢你们啊,你们真是好人。”大婶说着话时的眼神让我有种捉摸不定的感觉,只是希望她说的是真的,那样的话,我们也算是尽了一点微薄之力吧。
虽然放弃了去爬山,但脑海里还是时时浮现在观景台对面的那座山顶没在云雾里的山。听说山顶上面有一块很大的草坪,有许多马匹,风景不错。于是就向迎面来的一对老夫妇打听。谁知他们穿着摩梭民族服装却和我们一样,也是外地游客,答曰不知。临走还不忘问上一句:“你们是小两口吧?”晕倒!~*!@*?!......笑到肚子都痛了。前些天陈哥还说我是十八岁的小弟呢!东早已笑得满脸通红,前俯后仰。这回轮倒那老两口发愣了。不过,两天来,我和东之间逐渐形成了一种默契、一种不同于过去的友谊。在那些单调的、拥挤的城市里,人们更多的时候要产生一种特殊的需要,特殊的联结方式——而当我们投身于一片绿色、投身于大自然的怀抱时,就会变得非常坦然,异性之间变得那么亲切自然......我说不清楚生活中是不是真的有这种差别、差别的程度,但我内心里认为它们是肯定存在的。在泸沽湖里除了有美丽的自然风景外,还有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交流,它会永远塞进我心中的那只背囊。
六、里格
兴冲冲的来到扎西家却扑了个空,扎西不在。扎西的爱人(她的自我介绍)挺热情的接待了我们,屋子里有电话、电视机、VCD和沙发,沙发后面的墙上开了一扇玻璃窗,光线也比一般人家要好,不再那么昏暗。等待扎西的时间里,我们到外面转了转。扎西家的旁边是半岛咖啡屋。在这里点了一份扬州炒饭准备解决肚子问题。这家酒吧与我在丽江看到的酒吧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咖啡屋的大玻璃上倒映着美丽的泸沽湖。我们坐在屋子的东侧,一边等着炒饭一边看着窗外的美景。几个小孩跑进来玩,鼻子下面还挂着一长条鼻涕。孩子们很活泼。一个小男孩从桌子下面钻过来看着我们手里的相机。不经意间看见东满眼关切的神情,很亲切的用纸巾擦去小男孩鼻子下的鼻涕,就好像关爱自己不懂事的小弟弟一样。样子非常的......不知该怎样去形容,那一瞬间我的文字贫血了。我的心底有一股暖流在涌动,因为在许多游客眼里,这些摩梭小孩子是无知的、愚昧的和肮脏的。不一会,扬州炒饭端上来了,虽然算不上正宗,但味道还是不错的。
屋子的西侧,一四川哥们正在向咖啡屋的女主人小侗姐学唱摩梭民歌。“小阿妹,小阿妹,隔山隔水来相会......”挺好听的歌儿从这哥们嘴里唱出来就变了调,几乎使我们喷饭!小侗姐也是笑得死去活来。“拜托,让我们吃口饭好,好吗?”东已笑的上气不接下气。总算我自制力强,才不至于把饭喷得满地都是。“终于有人评价我的歌声了。那好吧,我不唱了,我念歌词,记熟了晚上好对歌。”于是便一句一句地念开了。又是险些喷饭!实在无法忍受他那别具一格的读歌声,再笑下去真担心要呛着了。强忍住笑“拜托,让我们吃完饭好吗?”“OK。”不过,用餐完毕,我们也加入了学歌的行列。
客人越来越多,显得有些喧闹了。我们出门沿着小路走到了村子背后的山坡上。从这里,可以俯视里格的全景。泸沽湖真是太美了,美得让人陶醉。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,都是一副绝佳的画卷。天气依然没有放晴,天空中密布着灰白色的云朵,看不见一丝的蓝。湖水静静的躺在云朵下面,星星点点地洒着几只渔船,渔人在纵情高歌。微风把歌声轻轻地送进我的耳朵里。青山拥抱着湖水,像母亲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深情。湖边的村子里冒出一股股炊烟,成丝的,成缕的,成卷的,轻快的,迟重的,浓灰的,淡青的,在静定的画卷里慢慢的上腾,渐渐的不见,仿佛是朝来人们的祈祷,参差的翳入了天听。山坡上满是绿色的小草,几匹小马在悠闲地吃草。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柔和舒服。我沉浸在画中,不想离开。
再次到扎西家的时候,里面已经坐了一群广东来的朋友。我是到里格来才第一次听说扎西的大名。初见扎西,感觉这是一张棱角分明的粗犷的脸。石岸般的眉弓下一双略带忧虑的眼睛透着一股深思的光芒,好像在担忧着什么。他给我们讲述了他眼中的摩梭人,摩梭文化,还有他的思考和他的忧虑。他的担忧是有道理的。这几天来的经历也引起了我的共鸣。他在担忧摩梭传统文化被逐渐地侵蚀。好的传统保留的越来越少,旅游业的副产品却越来越多,甚至在落水村出现了红灯区!在外来文化的强烈冲击下,一部分人在对外来文化也就是所谓现代文明的复制与模仿中,在照搬照抄的过程中不断地自我否定、自我取消,在发展的过程中迷失了本性。在迎合猎奇者和部分游客心理的同时,摩梭文化不断地在别人甚至是摩梭人自己的杜撰、臆造中被歪曲。面对如此强烈的文化冲击,想要在发展中做到取其精华,弃其糟粕,没有自己的知识群体,难!这里的教育事业实在是太落后了!也许若干年后,当人们再次谈起这个母系氏族的时候,真正的摩梭文化早已面目全非!其实在我们生活的城市里不也有过类似的现象吗。我们也曾有过第一次出国热,有过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论调,到头来才发现还是自己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。难道不是吗?如今,在泸沽湖,我想,我们当中的许多人正在扮演着“外国的月亮”这样的角色,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。
晚饭是在扎西家里吃的。晚饭之后是里格的篝火晚会。这里的篝火晚会较之落水村在气势上略差一点,但是很自然,没有过多的包装。不过乐曲是用VCD放的,音响效果不好。最令我失望的还是领舞的那位小伙子。怎么说呢,他的动作好像是在扭秧歌,太女性化,有点夸张了,看不到那种粗犷美。休息时,村民跳起了据说是他们自编的舞蹈,三个人一组,好像摩梭版的“的士高”,很轻松也很自由。这里的对歌非常精彩,与落水村的大相径庭。游客与村民你来我往互不相让,游客们甚至把看家的本领——儿歌,都唱出来了。
六、返程
今天是我们来到泸沽湖的第四天,也是我们离开它的日子。直到今天,老天才终于露出了它可爱的一面,一束阳光穿过云层,慷慨地洒在了湖面上。远处的云雾还没有完全散开,飘荡在湖面上,渐渐地化成了一片薄薄的纱巾,像一只神奇的手,轻轻地撩开了泸沽湖的面纱,让阳光照亮她的脸庞。一只只猪槽船满载着游客从码头出发,向着湖心的小岛前进,混合着摩梭人热情欢快的歌声。琦姐今天起得特别早,一个人独自拿着相机对着湖水拍个不停,东在湖边的小店里逛着,睿姐在酒吧的窗前坐着发呆,而我还是站在湖边的树下,独享着这份闲适,想要最后再留住点什么,就要离开了,心里仿佛有点空空的。九点钟,我们坐上了开往宁蒗的班车,依依不舍的结束了此次泸沽湖之行。
在返程坐车的时间里,我怎样也无法入睡。她的身影时时浮现在脑海里,默默地看着我,她在向我微笑。再见了,泸沽湖。我想,明年,明年我一定会再来看你的。因为,从我走近你的那一刻,你的身形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当中。当我离开你的时候,我的思念,轻飘飘地落在了你的身上,轻得如同飞鸟的足迹,让你毫不知觉,悄悄地抱走了你所有的呼吸。
再见了,我的泸沽湖。 
来源:幸福猪2002 原作
[相关线路] 查看全部
大理/丽江单飞单卧四天三晚游
大理/丽江双飞三天二晚游
大理/丽江火车双卧五天四晚游
大理/丽江汽车双卧五天四晚游
大理/丽江/泸沽湖单飞单卧六天五晚游
大理/丽江/泸沽湖双飞五天四晚游
大理/丽江/泸沽湖火车双卧七天六晚游
大理/丽江/泸沽湖汽车双卧七天六晚游
大理/丽江/泸沽湖汽车六天五晚游
大理/丽江汽车四天三晚游
大理/丽江/香格里拉单飞单卧六天五晚游
大理/丽江/香格里拉双飞五天四晚游
大理/丽江/香格里拉火车双卧七天六晚游
大理/丽江/香格里拉汽车双卧七天六晚游
大理/丽江/香格里拉/泸沽湖单飞单卧八天七晚游
大理/丽江/香格里拉/泸沽湖双飞七天六晚游
大理/丽江/香格里拉/泸沽湖火车双卧九天八晚游
大理/丽江/香格里拉/泸沽湖汽车双卧九天八晚游
大理/丽江/香格里拉/泸沽湖汽车八天七晚游
大理/丽江/香格里拉汽车六天五晚游
泸沽湖游途记事
背包之旅
晨之泸沽湖
记忆中的美丽
令人感动的故事
泸沽湖畔女儿香
泸沽湖的诱惑
泸沽湖听歌
泸沽湖之恋
泸沽湖走婚之旅
漫游泸沽湖
女儿国风情录
7天飘在泸沽湖
陶醉在泸沽湖
天堂的感觉
一面湖水一颗泪
查看全部
 
友情连接:
站点群 |云南旅游 |云南旅游网 |云南旅游论坛 |云南会议网|非常云南旅游网|云南旅游信息网|云南旅游咨询网|云南旅游资讯|云南旅游线路|云南旅游特价线路|云南旅游线路网|
旅游目的地指南 昆明旅游 大理旅游 丽江旅游 西双版纳 香格里拉 泸沽湖 腾冲旅游 瑞丽旅游 罗平油菜花 普者黑
云南旅游景点 昆明旅游景点:石林 九乡 世博园 民族村 西山龙门 丽江旅游景点:丽江古城 玉龙雪山 泸沽湖 大理旅游景点:大理三塔 洱海 蝴蝶泉 大理古城 香格里拉旅游景点:虎跳峡 梅里雪山 属都湖 碧塔海 西双版纳旅游景点:勐仑植物园 野象谷 傣族园
云南旅游线路 大理、丽江 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 大理、丽江、泸沽湖 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、泸沽湖
西双版纳 大理、丽江、西双版纳 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、西双版纳 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、泸沽湖、西双版纳
腾冲 芒市、瑞丽、缅甸 丽江、香格里拉 丽江、泸沽湖  丽江、香格里拉、泸沽湖